立即注冊 登錄
小草網同類家園 返回首頁

mprobin的個人空間 http://www.26329607.buzz/?725 [收藏] [復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梁惠王章句下

已有 298 次閱讀2019-6-20 09:33 |個人分類:學習筆記


莊暴見孟子,曰:“暴見于王,王語暴以好樂,暴未有以對也。”曰:“好樂何如?”
孟子曰:“王之好樂甚,則齊國其庶幾乎!”
他日,見于王,曰:“王嘗語莊子以好樂,有諸?”
王變乎色,曰:“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,直好世俗之樂耳。”
曰:“王之好樂甚,則齊其庶幾乎!今之樂由古之樂也。”
曰:“可得聞與?”
曰:“獨樂樂,與人樂樂,孰樂?”
曰:“不若與人。”
曰:“與少樂樂,與眾樂樂,孰樂?”
曰:“不若與眾。”
“臣請為王言樂。今王鼓樂于此,百姓聞王鐘鼓之聲,管籥yue之音,舉疾首蹙而相告曰:‘吾王之好鼓樂,夫何使我至于此極也?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離散。’今王田獵于此,百姓聞王車馬之音,見羽旄之美,舉疾首蹙而相告曰:‘吾王之好田獵,夫何使我至于此極也?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離散。’此無他,不與民同樂也。
“今王鼓樂于此,百姓聞王鐘鼓之聲,管籥之音,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:‘吾王庶幾無疾病與,何以能鼓樂也?’今王田獵于此,百姓聞王車馬之音,見羽旄之美,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:‘吾王庶幾無疾病與,何以能田獵也?’此無他,與民同樂也。今王與百姓同樂,則王矣。”


    則齊國其庶幾乎----“庶”本意是孽生,這里姑且理解為“繁盛”。
    舉疾首蹙而相告---舉,全部,全都; 疾首,頭痛;
    僅僅通過兩種假設場景來推論與民同樂則王,不僅毫無說服力,事實上還削弱了“與民同樂”的理論基礎。


齊宣王問曰:“文王之囿方七十里,有諸?”
孟子對曰:“于傳有之。”
曰:“若是其大乎?”
曰:“民猶以為小也。”
曰:“寡人之囿方四十里,民猶以為大,何也?”
曰:“文王之囿方七十里,芻蕘者往焉,雉兔者往焉,與民同之。民以為小,不亦宜乎?臣始至于境,問國之大禁,然后敢入。臣聞郊關之內,有囿方四十里,殺其麋鹿者,如殺人之罪。則是方四十里為阱于國中,民以為大,不亦宜乎?”

     芻蕘churao:草和薪 , 芻蕘者指打草砍柴之人;
    為阱于國中是比較嚴重的指控。這一段講民以何為樂, 以何為苦。雖然短,較上段更精彩,有理有據。


      齊宣王問曰:“交鄰國有道乎?”孟子對曰:“有。惟仁者為能以大事小,是故湯事葛,文王事昆夷。惟智者為能以小事大,故太王事獯鬻,勾踐事吳。以大事小者,樂天者也;以小事大者,畏天者也。樂天者保天下,畏天者保其國。《詩》云:‘畏天之威,于時保之)。’”
     王曰:“大哉言矣!作之君,作之師。”
     對曰:“王請無好小勇。夫撫劍疾視,曰:‘彼惡敢當我哉!’此匹夫之勇,敵一人者也。王請大之!
    《詩》云:‘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,以遏徂莒,以篤周祜,以對于天下。’此文王之勇也。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
“《書》曰:‘天降下民,作之君,作之師。惟曰其助上帝寵之。四方有罪無罪惟我在,天下曷敢有越厥志?’一人衡行于天下,武王恥之。此武王之勇也。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。”
      難度加大了,換種方式,先通篇白話然后再理解。
      齊宣王問:和鄰國交往有什么法則嗎?
     孟子答道:有,有仁德的人才能以強大服從弱小,所以成湯可以侍奉葛國,文王可以侍奉昆夷;有智慧的人才能以小事大,所以太王可以侍奉獯鬻,句踐可以侍奉吳國。以強大侍奉弱小,是因為順應天道;以弱小侍奉強大,是因為敬畏天道。順應天道的可以維護天下安寧,敬畏天道的可以維持國家和平。詩經上說:敬畏天道的強大,于是得以長存。
      王說:說的好阿!但我有個毛病,我喜歡武勇。
      孟子答道:大王請不要喜歡小勇。若有人手拿利劍目露兇光,嘴上喊著‘你來擋我試試!’ 這是匹夫的武勇,只能對抗一人,大王請格局大些!《詩經》上說,‘王勃然大怒,于是召集軍隊,阻擋了去攻打莒國的敵軍,使得周國國運昌盛,不負天下厚望。’這就是文王的武勇,他一怒而使天下人民安心。《書》上又說,上天生養百姓,為他們降生君主,為他們降生師長。只是上天借君主師長之手愛護百姓。眾生有罪無罪都由我替上天評判,天下怎敢有人違逆?有一個人橫行于天下,武王以他為恥。這就是武王的武勇,他也是一怒(討伐紂王)而使天下人民安心。要是大王也一怒而使天下人民安心,人民惟恐大王不喜歡武勇阿。

      這里講的以大事小,以小事大,其實都是一回事。事的不是大小,而是天道。但天道的解釋權歸誰呢?老子在講道,孔子也在講道,百家都在講道,可見道根本還是指人心。漢以來獨尊儒術,尊的不是仁恕,尊的是孝悌,尊的是服從。嗯,可道,非常道。果然有理。

      齊宣王見孟子于雪宮。王曰:“賢者亦有此樂乎?”
  孟子對曰:“有。人不得,則非其上矣。不得而非其上者,非也;為民上而不與民同樂者,亦非也。樂民之樂者,民亦樂其樂;憂民之憂者,民亦憂其憂。樂以天下,憂以天下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昔者齊景公問于晏子曰:‘吾欲觀于轉附、朝儛,遵海而南,放于瑯邪。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觀也?’晏子對曰:‘善哉問也!天子適諸侯曰巡狩,巡狩者巡所守也;諸侯朝于天子曰述職,述職者述所職也。無非事者。春省耕而補不足,秋省斂而助不給。夏諺曰:“吾王不游,吾何以休?吾王不豫,吾何以助?一游一豫,為諸侯度。”今也不然:師行而糧食,饑者弗食,勞者弗息。睊睊胥讒,民乃作慝。方命虐民,飲食若流。流連荒亡,為諸侯憂。從流下而忘反謂之流,從流上而忘反謂之連,從獸無厭謂之荒,樂酒無厭謂之亡。先王無流連之樂,荒亡之行。惟君所行也。’景公說,大戒于國,出舍于郊。于是始興發補不足。召大師曰:‘為我作君臣相說之樂!’蓋徵招角招是也。其詩曰:‘畜君何尤?’畜君者,好君也。”

     宣王在雪宮接見孟子。王問,‘賢德之人也有游樂的愛好嗎?’
     孟子答道:有的。如果有人因為得不到這種快樂,就非難他的君上,這是不對的;同樣,作為人民的君上不與民同樂,也是不對的。因人民歡樂而歡樂的,人民也會為他的歡樂而歡樂;因人民憂慮而憂慮的,人民也會為他的憂慮而憂慮。樂天下之樂,憂天下之憂,這樣的君主卻不能使天下臣服的,從來不曾有過。從前齊景公問晏子,‘我想去轉附、朝儛等處巡游,沿海南下,直到瑯邪。我應該怎么才能做到和先王出巡一樣呢?’晏子答道,‘問的好阿!天子去見諸侯稱做巡狩,意思就是去巡視諸侯替他守護的國土。諸侯朝拜天子稱做述職,意思就是向天子陳述自己的工作。(這兩件事)都并非是與職責無關的。春季視察耕種并安排補種(有的說補不足是指濟困),秋季視察收獲并救濟欠收。夏諺說:大王不出巡,我們怎么得以休息?大王不出游,我們怎么得到救助?出巡出游,替諸侯拿主意。如今卻大不同了,(君王出游)浩浩蕩蕩滿載著(征收的)糧食,受餓的人無糧可吃,勞苦的人無瑕休息。路人全都側目以對,一時怨聲載道,于是有人開始作亂。.......好難好難,休息一下。

路過

雞蛋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評論 (0 個評論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QQ|手機版|小黑屋|聯系我們|小草網(同類家園) ( 滬ICP備16019424號-1

GMT+8, 2020-5-28 06:37 , Processed in 0.128836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返回頂部
26选5中两个号有奖吗